当前位置:首页 >> 浦东要闻 >> 主要媒体
浦东120急救在酷暑中坚守
2018年8月10日 11:47

  身着白衣的120急救人员很多时候就意味着生的希望。在城市街头行色匆匆的他们,往往为了急需救治的病人,与时间展开争分夺秒的“赛跑”。在炎炎烈日下,这种特殊的“竞赛”比一年中的其他时间更显得紧张、惊心动魄。近日,受到高温天气的影响,浦东中暑、肠胃炎、心脑血管疾病等急性病的发病率明显增加。浦东120医疗急救中心数据也显示,进入7月,急救车出车量逼近全年最高峰。目前,浦东共有30个急救分站在运行,其中日班车辆45辆,夜班车辆33辆。仅在8月8日24小时之内,出车就达406次,高峰时段为7点至12点。

  秦险峰是浦东120急救中心洋泾分站的站长,8月8日清晨,他像往常一样6点就从川沙家中出发。6点45分,他已经将浦东114号急救车上的设备和药品检查完毕,做好出车准备。7点是秦险峰交接班上岗的时间,而6点55分,“出车电话”响起,任务来了。

  按照要求,急救车在接到出车任务后一分钟之内必须发车。接到任务的秦险峰和驾驶员吕轶清、担架员陈粟一起迅速上车赶往龙居路一家养老院。在那里,一名88岁的老人突然发高烧,加之老人还是重病患者,情况十分危急。接到老人之后,急救车立即驶往医院,在途中秦险峰还为老人进行心电监护及冰袋降温等处理。十分钟后,急救车驶入公利医院,老人由医院医生进行进一步救治。

  114号急救车回到站点,秦险峰刚刚喝了一口水,出车电话再次响起。这次是一名腰椎受伤无法行动的病患需要到医院更换手臂上的PICC管,急救车迅速赶到博山东路崮山路,将住在5楼的老人搬下楼送到公利医院,半个小时不到就顺利完成出车任务。

  时间来到8点04分,任务显示屏又开始跳跃,22秒钟之后,待命中的114号车又发动了。这次,一名在公利医院重症监护室的27岁病患需要转院到安达医院。因为病患处于昏迷状态中,秦险峰拿起急救车上的呼吸机,对照设备数据,调整好呼吸机的潮气量、呼吸频率和呼气末正压等数值,与监护医生交接之后,急救车驶出公利医院。在呼吸机的辅助下,27岁的年轻病患心跳变得平稳。40多天前,这名病患突发心跳骤停,经120急救恢复心跳,一直在公利医院重症监护室治疗,但并未苏醒。接下来,他将进高压氧舱进一步治疗。14分钟后,急救车到达安达医院。担架车将病患直接送进安达医院重症监护室,当记者还在等待另一部电梯上楼的时候,秦险峰已经完成了与安达医院方面的交接,陪同的病人家属还特意向3名急救人员表示了感谢。

  完成任务再次返回站点的路上,对讲机又响了一次,不过几秒钟之后,这次的任务被取消。114号急救车回到站点依旧等待任务。乘着这个喘息的机会,秦险峰将出车病例一一填写,又对新下发的手持式血液检测仪进行了检查。然而身上的汗水还没有干透,任务又来了。这次急救车赶到沪东医院,运送一名41岁的男子,这名男子在体检过程中查出心梗,需要马上做造影。车上,男子并没有出现胸痛胸闷等症状,但秦险峰还是为他做了全导心电图并且进行静脉输液。在晃动的车厢里扎针输液,在外人看来难度不小,甚至还有风险。可是秦险峰早练就了一套秘诀,双脚一定要抵住车内不可移动的地方,右手弯曲的三个手指抵住病患的手背,找准时机刺入,慢慢推针。“虽然没有症状,但从心电图来看,基本可以确定是心梗,静脉留针可以为下一步治疗争取时间。”秦险峰一边检查病人的状态,一边向记者介绍。在家属的要求下,114号急救车将男子送到中山医院。

  交接完后,急救车回到浦东时,已经是中午12点20分左右。当车上三名工作人员来到洋泾社区食堂,食堂里的菜已经剩下不多了,不过秦险峰和他的同事们对此并不介意。“我们吃饭时间不固定,一般都是开到哪里就在哪里对付吃一点,十分钟吃完,以免影响出车。”秦险峰笑着对记者说。

  秦险峰和同事狼吞虎咽的时候,对讲机也难得没有了动静。吃完饭,3名工作人员回到站点短暂休息。“大热天出车,比天气更令人烦躁的是拥堵的车流和不肯让路的司机。”秦险峰坦言,每次急救车的警报拉响之后,车上工作人员都会全力以赴与时间赛跑,也希望市民、司机能够理解配合,为生命让出一条急救通道。

分享到: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豆瓣
来源:浦东时报